客服电话:400-889-8899
打造专业、专注、可持续的养老金资产管理能力
       2011年我国债券市场出现了罕见的波动、股票市场也遭遇了估值和盈利双降带来的市场快速下跌,资本市场上除少数品种取得正收益外,其他大类资产系数均呈现下跌。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长江养老继续坚持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服务理念,努力追求“安全第一、适度收益”的年金投资理念,内部投资管理的加权平均资产收率超过3%,远高于全国年金平均投资收益-0.78%的水平,在国内所有年金投资管理人中排名第一,得到了广大参保企业客户以及监管机构的充分肯定。

   今年3月22日—23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在陕西西安召开全国社会保险基金监督暨企业年金工作座谈会。会上,长江养老总裁李春平先生作为企业年金管理机构代表,受邀作了题为“为打造专业、专注、可持续的养老金资产管理能力而不断努力”的发言,向与会领导和代表分享了长江养老坚持“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核心理念,履行好企业年金管理人角色,以及安全稳健有效管理企业年金投资方面的做法和体会。发言主要观点引起与会代表的热烈讨论和充分肯定。现将李春平总裁现场发言有关养老金管理的主要观点摘要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始终坚持一个理念

   养老金是客户的养命钱,一分一厘都要认真对待。经过几年的年金管理实践,我们深刻认识到养老金管理的核心在于坚持“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理念,作为受托人和投资管理人一定要围绕委托人的要求,忠人所托,勤勉尽责,审慎管理。长江养老每一位员工都牢固树立起“诚信勤勉、受益人至上”的企业文化核心价值观。在企业年金投资过程中,我们提出了“本金安全、适度收益”的投资理念。强调只有在本金安全的基础上,才可能去追求适度收益;适度收益重在稳健可持续的收益。实践证明,正是因为坚持这样的理念,我们才得以避开资本市场几次大幅波动对企业年金保值增值所产生的冲击。

  全面把握年金的资产和负债需求

   企业年金虽然是信托型的管理,但也要做好相应的资产和负债匹配。年金的负债端的要求就是委托人的收益目标或风险收益偏好,从长期看,就是本金安全、追求稳健收益、长期战胜通胀的目标,从目前国内的管理模式看,有两个特点要把握:一是企业统一决策,所有员工一个收益率,这就决定了投资风险收益方面要平衡不同需求,只能以稳健收益为主;二是每年每月都会有员工退休领取养老金,这就需要控制年金收益的波动,尤其要控制好下行的收益波动。但从资产端看,目前年金可投资范围依然主要在固定收益市场和股票市场,而国内资本市场的实际情况,即十年股市,三年牛、两年平、五年跌的状况,给我们的资产配置带来很大的挑战。根据资产和负债的匹配要求,只能采取固定收益为主、权益为辅,固定收益保绝对、权益实现超额收益的策略。

  重点处理好三个关系

   ——受托和投资之间关系。企业年金的受托人和投资管理人都是企业年金资产管理中的重要角色,共同的目标是追求受益人利益最大化,对于企业年金资产的平稳运作和保值增值都具有决定性作用。受托人站在充分理解委托人需求的基础上,要着重制定好企业年金基金战略资产配置策略或是在集合计划中做好选择投资产品的建议,制定好投资指引,把广大委托人的意图和想法用专业的语言表达出来,达成共识,并清晰的传递到投资管理人;日常投资过程中按照审慎性原则监督投资管理人投资指引执行情况,从受托人的角度把握好整个企业年金计划的风险。同时密切关注和防范投资管理人可能因追求组合短期相对排名而放大的风险。尤其是作为集合计划的受托人,长江养老更是承担了一定的委托人职责。我们认真做好在过程中和投资管理人的沟通交流,召开定期会议,对于组合层面的问题及时提醒投资管理人,尤其重点关注下行偏离度的风险,及时进行风险揭示。同时,我们也注意做到“到位不越位”,不干预投资管理人的具体的投资行为,体现了既有总体审慎管理又给予发挥专业能力的空间。而我们自身作为投资管理人时,则高度体现年金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意识,在受托人制定投资指引下,充分了解受托人和企业的意愿,认真做好有针对性的战术资产配置,固定收益投资和权益投资配合默契,准确把握好组合层面和投资品种上的风险预算和管理,平衡好风险和收益的关系。同时,主动形成受托和投资的相互合作,发挥好两个角色的积极性和责任心。

   ——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之间关系。在企业年金资产管理过程中,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始终是较难协调的一对矛盾。有些委托人在资本市场差的情况下要求绝对收益,在资本市场好的情况下则要求相对收益;考核和评价也较关注组合收益的排名;投资经理也经常问公司,是考核他们完成绝对收益目标还是追求相对收益目标,是确定绝对业绩基准还是相对业绩基准;是排名重要还是绝对收益重要?许多招标过程中,由于竞争的压力,相对收益也往往容易成为各投资管理人的重点追求。几年来,我们越来越认识到,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是辩证统一的,绝对收益是根本,相对收益是补充。长江养老追求的是有相对竞争力的绝对收益。因为养老金的资金性质要求我们不能简单的比排名,必须首先要取得绝对收益,在绝对基础上再看相对水平和相对收益,看平稳可持续的相对,看和市场同类组合的相对指数比,看和市场整体平均水平比。我们认为,如果投资管理人取得的是负收益,没有达到养老金保值增值的目标,那么相对市场指数再好,排名再好,既没有意义,企业和受益人也不认可,更会对目前环境下年金制度建设和市场化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更不利于养老金规范化投资运作的进程。因此,作为受托人,我们对所有投资管理人的考核不是简单看相对排名,也不建议大型企业委托人采取简单同类的竞技式考核,而是先考虑合适投资管理人管理合适的组合,先考核绝对收益、考核下行偏离度,或先看总体风险垫积累,再结合各个方面的因素来综合考评。而自己作为投资管理人时,我们高度关注绝对收益,通过三道防线(即绝对收益基准、本金安全、风险容忍度与止损点)的严格风险控制来防范净值大幅下行的风险。对投资经理的业绩考核也是如此,引导绝对收益为先,绝对基础上的相对。从而引导形成长期稳健的企业年金受托文化和投资文化。我们认为这是形成长期稳健而抵御风险投资业绩的重要基础。

   ——短期收益和长期收益之间关系。年金作为长期资金,追求的是长期稳定的收益,但由于资本市场的波动性,长期投资和短期波动难免,每个阶段都有企业年金受益人领取年金,短期的收益缩水甚至跌破面值的情况,就会造成当期的退休人员的不满和企业管理成本加大。一方面,要重点考虑长期的稳定收益,防止出现因为过度追求短期收益而忽视了长期收益的情况。毕竟目前的可投资产中,长期来看,权益类资产权益资产的收益会高于固定收益。另一方面,不能因为长期投资而忽视短期市场的波动,不关注短期收益的情况。这就要求我们从中国资本市场即资产方的角度来安排好跨周期的资产配置,争取考虑三到五年的市场状况来配置资产尤其是考虑好权益资产的比例。同时,希望委托人能设立更长的委托期来让投资管理人合理安排投资策略,把委托期的策略和每年的策略结合起来。重点关注好每一年的收益风险平衡,尤其是要求组合(尤其是权益类组合)每年的收益最低不低于面值。在考虑长期收益的同时平滑广大受益人的年金资产收益波动,努力实现净值每个阶段在适度波动中的上升。

  做好四个坚持

   ——坚持在把握好客户需求的同时持续做好投资人教育。养老金在我国市场化投资运作的历史相对较短,通过近几年的年金管理实践经验,我们感到,无论是受益人还是受托人和投资管理人对养老金投资运作的规律的认识还不够,对风险与收益的平衡认识不足,对短期波动与长期收益认识不足,对受益人风险承受与收益预期认识不足,持续做好委托人教育对于规范和科学管理年金十分必要。因此,长江养老在年资资产管理过程中,一方面强调要把握好客户的需求,认真分析好客户的特点,把握好负债方的要求,同步做好我们资产端的相关工作。另一方面,我们几年来非常重视委托人的教育工作,通过定期组织委托人、投资管理人进行资产管理与投资交流会议,深入了解和准确把握客户需求,更是让广大委托人加强对资本市场特性、年金投资特点等方面内容的认识,尤其是对短期收益和长期收益、绝对与相对收益平衡的认识;更全面和科学的认识年金投资,更客观和理性来看待投资业绩,而不要简单通过业绩排名和短期收益来评价投资人。

   ——坚持年金投资产品或配置的合适性原则,即合适的客户、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年金产品。长江养老始终坚持年金投资的合适性原则,充分发挥专业受托人的投资咨询能力和价值,紧紧把握住客户的养老保障需求和风险偏好特征,帮助客户做好需求分析和大类资产的配置,防止客户需求不清晰而导致的产品选择错配。同时,结合资本市场发展的情况,定期评估原有的产品和投资指引是否合适,是否要做动态的调整;尤其是帮助集合计划的客户定期调整已匹配的年金投资组合产品,力争实现合适的客户,在合适的时间选择合适的产品。

   ——坚持年金投资的产品化、规模化和专业化。着眼于客户需求的多样化和年金投资的现实状况,长江养老从开始就坚持年金投资产品化、规模化和专业化。公司从上海企业年金的过渡计划开始,就通过产品化来实现规模化和专业化的管理。过渡计划后,采取了以三个试点集合计划为主,单一计划为辅的模式来满足不同客户的年金管理的需求,通过不同风险偏好的差异化的集合计划产品,为客户提供全面的个性化的选择平台;另一方面,通过集合计划的平台,引进行业优秀的投资管理人和其他专业资源。上海企业年金过渡计划及三个金色集合计划的成功运作表明,年金投资产品化、规模化、专业化可以降低投资管理成本,提高投资管理效率,稳定投资收益,为受益人利益最大化提供坚强支撑。

   ——坚持年金投资的收益和风险的平衡。年金投资和其他投资一样,都是追求风险和收益的平衡;但是,年金的投资在平衡收益和风险的时候还有其特殊性。年金投资的安全性和长期性特点,以及国内资本市场波动较大的特点,决定了坚持年金投资的收益和风险的平衡,要更加关注风险管理,尤其是对下行波动的控制。通过下行风险的管理来防范市场大幅下跌的风险,通过限投池、风险限额和阀值来控制个股、个券风险以及信用债风险;防范组合层面因追求收益而放大风险;注重既定收益下的风险最小化;同样风险的收益最大化。引导客户在考核和选择管理人时,业绩衡量标准不是单纯比较收益高低,更加注重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更加注重业绩的可持续性和长期的稳健收益。

【出处:上海国资】

 

                                                                                                                                        次数( )

【退出】

工行卡申购定投 全面4折优惠!


在线客服


搜索


返回顶端